A岛黎明版
首页版规 | 丧尸路标 | A岛“不扩散条约” | 常用图串 | 请关注A岛微博 | 芦苇娘的胖次| 人,是会思考的芦苇|芦苇娘表情包下载|输入法颜文字|App下载:芦苇娘(安卓)|基佬紫(安卓)|蓝A岛(安卓)|WP|Win10|芦苇娘(iOS)|橙A岛(iOS)
当前在线: 常用串:丧尸图鉴·壁纸楼·豆知识·淡定红茶·胸器福利·黑妹·总有一天·这是芦苇·赵日天·二次元女友·什么鬼·荒野探索·面包车女孩·AC大逃杀新版

小说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欢迎光临故事版,这里是文字描绘的缤纷世界!
•小说推荐、剧情讨论、原创小说、讲故事(无论是否虚构)均可在此发串。
•长篇连载允许,欢迎各路文豪。
•H文禁止,擦边球自重,一定要发的话请使用里岛。
•本版发文间隔为15秒。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3-24(日)15:02:32 ID:WRaEwcf [举报] [订阅] No.17273054 [回应] 管理
青梅竹马总是用看虫子一样的眼神看我


  ps:这种还是剧情适合里岛。
再见 
回应有 402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21:50:22 ID:CdIgA0r [举报] No.17679926 管理
>>No.17679030
(*´д`)不用纠结啦,在里面反而可以更肆无忌惮一点呢
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不用考虑遣词用句之类的东西,只要把po所想的故事如实写下来就好了
(ゝ∀・)本来就是小黄文设定,我是建议po继续更在里面的
( ゚∀。)带入黄毛视角真棒,感觉要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
(〃∀〃)都要怪po哦,诶嘿嘿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9:44:46 ID:WRaEwcf (PO主) [举报] No.17685253 管理
继续更新。
感谢第二位夜的受害者带给我们的欢乐 ( ゚ 3゚)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9:45:54 ID:WRaEwcf (PO主) [举报] No.17685267 管理
>>No.17679926
(〃∀〃)黄毛视角很棒,苦主视角也很不错的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10:04:08 ID:5xtMuI5 [举报] No.17685474 管理
( ゚д゚)老师突然自爆真的吓尿我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10:33:35 ID:CdIgA0r [举报] No.17685890 管理
>>No.17685267
(*´д`)吉尔不休假,今天也是大爆发
(*´∀`)那就多更点苦主视角啊,树人小剧场摩多摩多
( ゚∀。)不要停下来啊(指成为黄毛)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03(三)09:24:08 ID:qqldCqm [举报] [订阅] No.17421659 [回应] 管理
《繼姐是前女友》
橘裏橘氣警告,無法接受兩個水靈靈的小妹妹搞給妳看的,請出克。( ´_ゝ`)
顺便非法词汇我哔——你哔——

我承認,這段戀情的破裂我負有相當的責任。
當我回過神來,我與她已經拉開了相當的距離。
什麽時候開始,我們不再壹起上學,不再壹起吃午飯?
周末例行的約會也更不用說,無論是誰的邀請都只會換來對方壹句淡淡的對不起。
Line上也只剩下生硬得讓人尷尬的問候。

到底是為什麽呢?
是熱情的消退?是對未來的迷茫?
亦或是其他的什麽原因?
我不知道,現在也沒必要知道。

也不是沒想過和好,但看見她囂張的臉時,湧上喉頭的抱歉卻變成了諷刺。
“餵!性冷淡!” “說什麽呢!木魚女!”

【分手吧。】
手機屏幕上是她剛剛發過來的信息。
冷冰冰的,就像我與她的心壹般。

去年春天向她告白時,我的心臟是那樣的熾熱,現在收到分手消息的我甚至不會有半分波動。
心如死水。
我躺在床上,用視力不佳的左眼盯著手機屏幕上的信息。
【分手吧。】

【啊,那就這樣吧。】
我毫不猶豫地打出回復,旋即將手機扔到壹邊。
終於結束了嗎?
不,早就結束了,從我們踏上不同的岔路上起,就已經結束了,原因我也是清楚的。
不斷前進的她與原地踏步的我,終究不可能走在壹起。

這樣也好,追不上的背影,就不必去追。
用溫柔的目光默默註視著她,等她回頭時再說上壹句。
“木魚女,看什麽呢?”
在櫻花季節盛開的戀情,也將在櫻花季節雕零。

“からっぽの星,時代をゼロから始めよう~”
手機響起了我最喜歡的特攝劇主題曲。
哦呀哦呀?真是軟弱的家夥,這麽快就想道歉了嗎?
很遺憾,我已經——
我拿起手機,上面顯示的卻並非我想看見的,她的名字。

媽媽?
我接通了電話。
“小楓?” “啊,是我。怎麽了?”
“媽媽呀,有壹件事情壹直瞞著小楓……”
“什麽事情?”
電話那頭的媽媽深吸壹口氣——
“實際上,媽媽我——要再婚了!”
回应有 241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22:12:18 ID:qqldCqm (PO主) [举报] No.17680237 管理
>>No.17680124

那就看俺能得到多少爱了σ`∀´)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22:26:54 ID:wnOFTBB [举报] No.17680429 管理
>>No.17680237
爱来了,沙雕展开suki,沙雕展开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22:33:09 ID:sLtuzM0 [举报] No.17680510 管理
百乃工的绫小路已经发糖了!这边的也安排上好吗!秋梨膏!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48:58 ID:eV04SWF [举报] No.17682550 管理
木乃香和枫的对决要来了(つ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10:24:40 ID:oKfA0xB [举报] No.17685755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01(一)00:00:35 ID:vgH56bu [举报] [订阅] No.17388759 [回应] 管理
愚人节献礼(^o^)ノ
女装子的我该如何拯救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呢?

我的家庭从来跟正常二字无缘,无论是亲生的,还是后来的。
盼望着生女儿的父亲在得知我是个男孩之后光速离了婚,很可惜不让他如意的是我依旧被法院判给了他。他对我会做些什么也就很好猜到了。他对以男人身份出现时的我极其没有耐心,但一旦我换上女装他就会变成一个模范父亲,让居委会都赞叹的那种。因为失去母亲而渴望得到父爱的我从此丧失了自己作为男性的权利,只能卑微的在影子里活着。长大之后我已经不再需要小时候渴求的浓厚父爱,可是对于我来说,裙子已经无法再脱下来了。
我的妹妹,呃…确切地说,我的继妹,是我在上中学的时候父亲找来再婚的女人所带来的拖油瓶。如果她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也许我的生活可能就这么一直扭曲而平淡的继续下去。可是她像一块石头砸碎了我平静的冰面。怎么说?她是个通常意义上的…碧池吧。这么说或许有一些严重,不过也相差无几。生性开朗的人总能影响到别人,即使是我。所以即使没有刻意的去学,在耳濡目染之下我也学会了抽烟喝酒钓男人。
钓男人?是的。上了大学之后我爸和阿姨搬去了别的地方过着他们似乎永远不会结束的二人世界,而我则绞尽脑汁的思考怎么从每个月少的可怜的生活费里抠出能够自由支配的钱。自然而然的,有了最简单的方法。如果说妹妹出去跟男人吃喝上床是纯粹为了填补空虚的内心,那么我就是迫于生计。虽然说得很好听,不过依然是为人不齿的行为,所幸我这个继妹也不会像正常人一样看我,就像我不会像看正常人一样看她。
然后,我们荒诞的同居生活就开始了。
回应有 993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1:39:15 ID:6czGERY [举报] No.17683055 管理
>>No.17681135
我只抽的起紫云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1:41:16 ID:6czGERY [举报] No.17683069 管理
不怎么喜欢爆珠,总觉得抽之前要咬一下好麻烦|ー`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3:14:41 ID:gS1pDta [举报] No.17683597 管理
>>No.17403228
>>No.17543986
>>No.17557982 
甜了,刀了,哭了,失眠了( ´_ゝ`)旦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10:21:37 ID:vgH56bu (PO主) [举报] No.17685712 管理
“这样啊…既然答应了你…那就随你喜好吧。”我叼住剩下的小半块甜饼把手腾出来并拢伸出去。
“诶…?不对不对叶同学你误会了。”她把那一堆东西丢在桌子上,“是我啊,是我。”
“…?”
“虽然叶同学受伤的样子很漂亮,不过我果然还是更想要叶同学来这么对待我。”她慢慢的拆着身上的绷带,我看到昨天的那道伤痕看起来很恐怖,肉都外翻着。
“我对捆绑一窍不通啊…而且你那伤口真的没问题吗?”还是带她去医院比较好吧?
“不用绑住也没关系哦,我会忍耐的。至于伤口…是我自己改装的笔刀,厉害吧!”她从放在地上的包里掏出一盒替换刀片冲我晃着。
“能做到比爱利华原装还要锋利,确实该夸夸你?”我接过盒子仔细端详着里面的刀片,有很明显的手工磨制的痕迹。
“想要夸奖我的话就请吧。”她解开衬衫的扣子把衣服脱下来盘腿坐在沙发上半裸的对着我。
“其实我更喜欢用安全刀片来着…”捏出只开了一面刃的狭长刀片我拿在手里还是有些不习惯。
找到酒精给刀片消了毒,我按着她的指示在她的手臂或者腹部慢慢划着,虽然每一次下刀她都会微微颤抖一下,不过还是尽力地咬住了下唇没有发出声音。
“你看起来很疼的样子?我切的太浅了吗?”这东西的斜尖很难控制啊,又那么锋利。
“没关系,我…很开心。”
“我可不开心啊。”小口啜着已经变温的茶水,我又不是李林,不能从伤害别人中找到一丝一毫的快感。
“果然还是像普通情侣那样出去吃吃喝喝买点东西就好了吗…”头一次在她的眼神里看到了落寞,我有点心疼了。
“没关系,毕竟都约好了,你喜欢就好。”有点后悔刚才说了那句话。
“我也想让叶同学开心啊。”
“中午给我做饭吃吧。”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10:24:29 ID:xuCAoYi [举报] No.17685752 管理
我要糖!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3-25(一)14:54:09 ID:Ig7nipt [举报] [订阅] No.17288008 [回应] 管理
人的身体脏了,就要洗澡。城市脏了,同样要洗澡。不过城市太大了,放不进浴缸,所以城市不能泡澡,只能冲澡。本城企业研发的大型撒药机群编组会每个月进行一次大清洗,扫荡后的城市往往带着清凉的薄荷香。

这就是今天的新流民逃命的原因。
回应有 178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5(一)18:25:10 ID:0yFUHaT [举报] No.17609692 管理
gkd( `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6(二)13:27:30 ID:clSp8RY [举报] No.17622602 管理
咕咕咕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6(二)19:18:19 ID:dvfstMq [举报] No.17628003 管理
gugu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8(四)02:58:06 ID:sAgCOa5 [举报] No.17650493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10:14:57 ID:ewqRMdq [举报] No.17685606 管理
咕咕咕( ゚ 3゚)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7:43:23 ID:D0NaNYy [举报] [订阅] No.17684264 [回应] 管理
俺叫二柱

自从魔界之门开了之后俺们的村子就是有名的勇者村,平常的很多事都可以让勇者去干。比如说俺家那经常走丢的牛,隔壁酒鬼李酿酒用的草药什么的,做完之后随便给他们点吃的就可以把他们打发走。也是因为勇者多的缘故俺们这里基本看不到魔物,哪怕是一个那种果冻仔。

不过勇者啥都好,就是很喜欢做怪动作。经常做一串奇奇怪怪的手势之后对着空气一阵猛戳。看久俺也学会了那套手势,一天和酒鬼李喝酒之后心血来潮试了试那套手势。结果一道光墙就突然对着俺脸窜了出来。上面有写俺的名字,甚至把俺身上带的东西也显示了出来。俺看向了职业,为啥子什么写的并不是农民。而是……
魔王???
回应有 1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7:45:25 ID:rJDGF9H [举报] No.17684279 管理
二柱啊你这都是魔王了,不给你表弟鼓捣个干部啥啥啊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7:48:17 ID:VO2TTYY [举报] No.17684300 管理
|∀`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8:07:11 ID:D0NaNYy (PO主) [举报] No.17684445 管理
我真是罪孽深重啊|∀` )连开了三个坑,看来咕咕咕应该是必然的吧(つ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8:43:08 ID:DFn5PPj [举报] No.17684734 管理
鸽子,该杀!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10:04:50 ID:SI46J5r [举报] No.17685480 管理
刚看到搞快|∀`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3-02(六)21:16:03 ID:ALAoTUu [举报] [订阅] No.16972522 [回应] 管理
我与她的一百天。

她只剩下一百天可活了。
当从医生手里接过那份报告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透露出了一种悲伤至极的气氛。
只有她,笑着对我们说。
“我的人生能看到进度条了诶!”
回应有 8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3-02(六)21:25:41 ID:9TppR0a [举报] No.16972620 管理
别管了!gkd!可以发图呀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3-02(六)21:28:33 ID:ALAoTUu (PO主) [举报] No.16972640 管理
本虐妹狂魔又回来了(`ヮ´ )
社畜带专酒店狗想转行画画的是我。
写出《十三厘米》又名《一个碧池女孩喜欢我这件事》、《西野凛》、还有乱七八糟的别的什么的 也是我。
今天还没辞职的我,又来虐妹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3-02(六)21:44:32 ID:kgtBNte [举报] No.16972811 管理
有个游戏叫水仙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3-02(六)21:59:25 ID:ALAoTUu (PO主) [举报] No.16972976 管理
>>No.16972811
百度了一下,可是你看我的风格就知道我没打算走悲情路线
去tm的悲伤故事
今儿我就是要搞一手快乐版的遗愿清单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9:00:55 ID:i3lAdLk [举报] No.17684853 管理
>>No.16972976
你快乐遗愿清单呢⊂彡☆))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08(一)10:31:18 ID:vgH56bu [举报] [订阅] No.17492917 [回应] 管理
来尝试一下新的类型|∀゚ 

我的身上慢慢长出了鳞片,而魔法师先生还不知道。
成长在信仰淡薄的孤儿院里的我也能有一天被神选中作为神官啊,这真是不敢想象的事情。被组织上的人带走经历了苦修直到成年的时候,我终于见到了我的两位搭档。
来自大城市的魔法师先生和从遥远的边疆来到这里的亚龙人枪手先生。他们是配合的极为默契的搭档,而我则是作为替补新人来接替他们之前牺牲的神官队友。
组织的主要目的是消灭不受控制的超自然力量来维持人理和国家的稳定,所以也得到了政府的一定支持。说是超自然力量,龙裔占了最大的一部分。头脑简单,行事粗暴,又有着超出常人的力量或者能力,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纠结起来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而我们小队的职责就是去把这些东西扼杀在萌芽里。
魔法师先生平常是很温柔随和的人,不过提到与龙有关的东西他就会异常生气,据小道消息说是因为他的某个亲人被龙裔杀死了。因此他总是会跟枪手先生吵架,说出不符合他的身份的刻薄词汇,但在战斗的时候却互相默契无比。
枪手先生是来自边疆的亚龙人,从外表上就与常人有些不同的他平常总是带着口罩和兜帽才出门。得益于强健的体魄各种枪械在他手里就像玩具一样。虽然是枪手但是用枪械近战的时候偏多,一定要形容的话…像是阿卡多那样的方式吧,超帅的。
而我则是孤儿院出身的对信仰一点都不坚定的神官,第一次被从训练场里带出来和他们见面的时候,枪手先生的竖瞳紧紧地盯着我:“希望这位小姐能比上一任活得更久吧。” 
回应有 78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20:28:16 ID:vgH56bu (PO主) [举报] No.17678782 管理
“诶!我我我不行的!”我连忙摇着头,枪手先生在一旁坏笑着。
“没关系~有我们俩在呢。”枪手先生蹲下来看着我,“会用枪吗?”
“啊…学过一点…”
“那就好。”他把腰间的双枪拿出来递给我,烤蓝色的枪身放在手里沉甸甸的,“子弹已经压好了,记得回来还给我。”
“嗯…”我费力的把这两把枪收到衣服里面。
“要是丢了的话…”
“我我我会补偿枪手先生的!怎么样都可以!”听到这里我立刻紧张起来,那两把枪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丢了的话就去找后勤处再领两把回来。”他看着我的样子有些好笑的揉着我的脑袋。
“说的真轻巧,那上面的退魔铭文你以为那么好弄到吗?”魔法师先生翻了个白眼。
“我还不是担心小神官嘛,倒是你也拿出差不多的东西来啊!”果然还是很重要吧,那两把枪。
“我有说过不给吗?我不要上一位神官小姐的事情重演了。”魔法师先生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我,“卷轴已经过时了,这本册子你每撕掉一页就会释放一个抗拒光环、霜爆新星…或者之类的东西,法术太多我记不住了。”
“谢谢你…”我看着厚度十分可观的小册子又在他二人之间感受到了名为关怀的情绪。
而在一旁的枪手先生在听见魔法师先生说的话之后默不作声的把我收好的手枪拿了回去退掉弹匣。
“枪手先生…?”
“秘银弹头,只要你打的中就是龙也杀给你看,省着点…不对随便用。自己的安全最重要。”他从手提箱里重新拿出几个底部标记不同的弹匣换上,然后把那堆东西一股脑的塞给我。
“两位过于紧张啦…我没问题的。”
“我们不在身边你真的没问题吗?”魔法师先生有些烦躁的抓着头发。
“诶?”
“我们要暂时分开一下。”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12:01 ID:L9T5wK0 [举报] No.17682003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1:06:49 ID:LXlMUA8 [举报] No.17682764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7:49:25 ID:SIK71I0 [举报] No.17684307 管理
顾客多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8:32:51 ID:epRdhie [举报] No.17684648 管理
>>No.17678782
哥哥们传菜转赚的秘银弹头和魔法书,小神官你先拿去用(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6(二)17:58:30 ID:LDV3zeL [举报] [订阅] No.17626722 [回应] 管理
异世歌章+
(=゚ω゚)=《重生之我是魔法世界的领主》

那天,我正在进行日常的加班,产品经理一条微信蹦出来,说要改需求,我就眼前一黑。

再睁眼时,我躺在柔软的天鹅绒大床上,头顶是漂亮豪华的水晶灯,背后枕着舒服的大枕头。床边,两个女仆低头侯着,看起来毕恭毕敬的。

“草,我的福报到了?”
回应有 7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7(三)09:12:58 ID:epRdhie [举报] No.17635260 管理
国科大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7(三)09:23:06 ID:tclgRGS [举报] No.17635384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7(三)09:38:43 ID:TAkaBAO [举报] No.17635602 管理
福报( ゚∀。)
笑尿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8(四)10:26:42 ID:GU37hUl [举报] No.17653237 管理
福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8:31:49 ID:GU37hUl [举报] No.17684641 管理
(´゚Д゚`)还没更新吗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6(二)13:10:19 ID:qIbzMEl [举报] [订阅] No.17622359 [回应] 管理
一、
“跟你讲一件事你别笑我哦”
下课了才看到了她上课前发我的微信。
“哦不笑你,讲吧”我回道
“我好像抑郁了!”秒回
“...是我想的那个程度的抑郁吗?”
“你想的抑郁是什么程度?”
“会有医嘱要吃药的那种?”

她过了好久才回复
“我开玩笑的”她这样回答。

“别突然死了..”这是我表达关心能动用的最好的句子了
“好”
“会很想死吗?”
“会突然很想很想很想很想死。”
我敲打手机键盘的手停了下来,她大概是很认真的在跟我讲这些。
“就是……在觉得洒下来的阳光,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和风中微微的花香的味道都没有意义的时候,就会想我干脆在这里死掉算了这样的。”
“你觉得不抑郁的人能理解抑郁症患者的心情吗”我试图以一种不会让她反感的姿态试探
“以前我觉得可以,但是现在我觉得不行。”

当时的对话停止在了这里,我觉得这是她向我发送的求救信号,只是过于愚笨的我没办法做出足够回应她的求救的救援。
回应有 43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8(四)14:53:00 ID:6csTDhc [举报] No.17657406 管理
>>No.17641887
求he呀|д`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8(四)17:57:44 ID:jZ35Fkx [举报] No.17660506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11:33:13 ID:qIbzMEl (PO主) [举报] No.17670998 管理
九、
“答应别人画的稿子要截稿了,画不完了”
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收到了她的微信。
“明天是截稿日,结果我线稿还没画完..”
“虽然截稿日是我自己设的”她补充道。
“!”我发了一个感叹号。
“!”
“?”
“!?”
“...”
“好的。”她说
我们竟然用两个符号完成了对话。

嘛她有严重的拖延症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个时候还是鼓励为主吧,我想。
“如果明天没法截稿的话,就后天截稿!”
“后天没法截稿的话,就大后天截稿!”

“好的!很有道理!那我去睡了!”
“今天不想做的事情,就从明天开始努力吧!”她说。

...这样真的好吗?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21:19:35 ID:q4tYnbs [举报] No.17679497 管理
gkdgkd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8:31:24 ID:qIbzMEl (PO主) [举报] No.17684639 管理
非法词汇出来挨打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6(二)07:22:08 ID:pdN9aMd [举报] [订阅] No.17616668 [回应] 管理
《同居的普通大学生情侣怎么可能相安无事》

沙雕(?)学姐 × 闷骚学弟

复活!尽量做布谷鸟。
回应有 88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38:55 ID:eV04SWF [举报] No.17682422 管理
>>No.17681744
居然是沙雕情侣的守护神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44:18 ID:E3mB5K7 [举报] No.17682490 管理
嗯?学姐在给谁打电话?剧情我是能看懂的但是我还是有点点蒙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46:12 ID:E3mB5K7 [举报] No.17682519 管理
>>No.17682490
啊,当我没说,我果然是太困了,吃不到屎就好,我要睡觉了,po加油更新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1:01:42 ID:pdN9aMd (PO主) [举报] No.17682708 管理

“一共是39.8元。”收银台的姐姐笑着用袋子帮我装好了安全伞递给了我。我有点不好意思,接过袋子之后便急急忙忙地走出了便利店。
为什么要那么听那个怪人的话啊,在家的话不就没这种破事了?我叹了口气,想起了那个怪人在名片背后用铅笔轻轻写上的东西。
“约会之后住在酒店里很浪漫哦?”

结果谁知道好好一个酒店居然连安全伞都没有,还要我自己下来买……但是学姐在听到我说今晚住酒店的时候眼睛都亮起来了……唔,这样想想,住外面也挺好的嘛。
啊,我才发现自己出来得太匆忙,手机忘在房间里了。不过应该也不会错过什么重要消息吧?再怎么重要的事也得等明早再说了,我现在只想和学姐好好地享受这个晚上。
晚风吹在我的脸上,给我烧红的脸降了降温。我哼着小曲,轻快地走在回酒店的路上。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8:31:23 ID:GU37hUl [举报] No.17684638 管理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02(二)01:33:03 ID:paoJ9AQ [举报] [订阅] No.17405137 [回应] 管理
《我与我与我的自言自语》

我大概有妄想症。

尽管其他人看不见她,但我确实能看见有个家伙在成天我身边晃悠——或者确切的说,那是另外一个我,女性版的。

这个家伙,相当烦。就像现在,我拿着手机在百度妄想症这个条目,她趴着沙发上不停地对着我手机屏幕戳戳戳。

我扒开她的手:“讲真,明明其他人看不见你,为什么你还是能触控我的屏幕?”

她歪着头想了想,随即摊开手:“你问我我问谁?”

“给我爬开。”

我忍着揍她的冲动换张沙发坐下,开始思考最近发生的事。

我不清楚这家伙是什么时候跟在我身边的,记忆里似乎很久之前就有了她的印象,但是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点可以参考——又或者说,我也是最近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不要在意我逻辑方面的问题,你别试图跟一个精神病患者讲逻辑。明明这个人可以跟着我一起出门,但是存在感像个阿卡林一样,别人看不见她。在第三方视角存在的情况下她甚至就像个虚拟影像一样无法触摸东西。

当然她有一个好,作为我的妄想产物,她随时可以变成我在想的模样,不过这取决于她的个人意愿——就像有些时候我会想加载一些恶趣味的dll文件,这时候她是坚决不从的,这让我很苦恼。

毕竟有时候你脑子里想着给山本宽一拳跟实实在在往山本宽的脸上来一记电炮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嘛,我还算是比较儒雅随和的,随随便便跟女孩子动粗怎么可以呢是吧。

当然该揍的时候还是要揍,比如前几天我不想理她她就进我崩崩崩账号融我装备。

什么?锁屏密码?

我他妈怎么知道一个幻想角色跟我有一模一样的指纹?
回应有 403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18:43:38 ID:6czGERY [举报] No.17677306 管理
>>No.17666605
艹,三崩子玩家,po是氪金母猪石锤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23:34:15 ID:HmHT8E8 [举报] No.17681448 管理
搞快点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1:07:18 ID:LXlMUA8 [举报] No.17682773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1:20:33 ID:paoJ9AQ (PO主) [举报] No.17682900 管理
惊醒。

抬头,我坐在飘窗,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以及浓的散不开的大雾。

“哈哈哈哈哈,你居然发着呆睡着了!”

阿瑟坐在我旁边,指着我睡眼朦胧的脸哈哈大笑。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给我揉了揉眼睛,
“我睡了多久?”

她调皮地把手抽了回来戳了戳我的鼻子,
“你都快睡了一个下午了,你看都快到晚饭时间了。”

“我居然睡了那么久……你等等,我去把饭煮上。”
我起身准备去淘米,却被她扯住了衣服。

“别急嘛,陪我聊会儿呗,”

“你不饿吗?”

“还没呢。”

这家伙把我拉到飘窗台上,呼噜呼噜地在我身上蹭了两下,然后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陈海,你说,要是有一天我不在了怎么办。”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按这个标准你简直得是再世彭祖,别瞎担心。”

“讨厌!”她使劲锤了我一下,“我说认真的!”

“那你又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呢?”
我转过头蹭了蹭她的脑袋,反问到。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不想看见那一天,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我就浑身难受。”

“安啦,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你留在这祸害我就好了,不会让你出去毁灭世界的。”

“噗嗤。”林瑟忍不住笑了出声,

“满嘴口花花,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我都无法阻止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恩……阿瑟你听说过冰雹猜想没有?”

“那是啥?”

“冰雹猜想是指一个自然数x,如果是奇数就乘以3再加1,如果是偶数就析出偶数因数2ⁿ,这样经过若干个次数,最终回到1的过程。
无论这个过程中的数值如何庞大,也会像瀑布一样迅速坠落。而其他的数字即使不是如此,在经过若干次的变换之后也必然会到纯偶数16-8-4-2-1的循环,最终仍然回到1。

如果说开始的1是你,结束的1是我,那么这个涨幅就如同你我的相遇,只要我能再次找到“3n+1和2ⁿ”,我就能再次找到你。”

“那么多你怎么找的过来?”

“至多不过27。”

我摸了摸她的头,

“就算每一条路线都有无限长,那至多也就是27条线不是吗?”

“我觉得你在歪曲这个比喻……”

“不用在意这些细节。”

“那好,”她推开了窗,伸手探入了浓雾,

“假如开头的1是我们的开始,结尾的1是我们的离别,那该怎么办呢?”

她回头认真地看着我,

“是发散总会收敛,是涨幅总会回落,至多27条的道路,没有一条是出路。”

“有的。”我把她拉回来,关上了窗。

“我没必要一定得是自然数。”我对她眨巴着眼。

“我本来就不是个自然数。”她也对我眨巴着眼。

两人击掌,相视大笑。

“时间不早了,你得回去了。我不能老是霸占着你。”

林瑟擦去脸上笑出来的泪水,突如其来地说到。

“你说什么啊?这不就是我们的家吗?”

“真是木头。”

她抱起我的脸轻啄了一下,然后松开了手。

“再见了,我的daring。”

她的声音把我天灵盖击穿,潮水凶猛地从我思绪中间涌过,把我冲入深潭。

意识迷糊前,最后的话终于传来了耳蜗,然而大脑已经没有力气对它处理了。

“不在这27条路上的,你会来救吗……”








像一个气球在水中快速的上浮。
意识冲破形体的枷锁,浮上了现实的水面。

嘭。

我似乎又忘记了什么。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8:27:16 ID:Ngc3QWg [举报] No.17684594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4(日)01:50:23 ID:mGrIN5r [举报] [订阅] No.17584831 [回应] 管理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沈悦靠在窗边将铺开的书晾在桌上。
我斜眼看着他发这无谓的感慨,并不想去接他的话。
“所以抽卡才这么让人着迷啊!想想看,想要却又无法得手,才会激起枯竭内心的渴求啊!”
实际上这人的生活根本谈不上无聊,感情生活也丰富多彩的和狗撒欢过的画室一样。
“所以,你又把钱用完了?在抽卡上?”他在玩一款非同寻常的,手游。
有多非同寻常?这是一款完全玄学的鬼东西。不是看运气的那种玄学,而是正儿八经的玄学。你问我怎么知道的…
做这个鬼东西的家伙暂时住我家,我当然清楚,我甚至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可以抽出什么东西…
“有什么关系,反正阿姨也喜欢我,去住两天完全没关系。”
他这里说的阿姨是她女朋友的妈妈,在他和他女朋友交往一周后也就是三天前,就去家里见了家长,结果怎么样?你问我我也不清楚,反正…在那以后他在折腾钱包上比之前更加不遗余力了。
“我不太清楚你为什么不去玩有保底的东西…至少你每周还能剩那么点…”
沈悦惊讶的看着我好像我说了一个了不得的笑话:“那是抽吗?那是买啊!我的好朋友!能买到的东西我会有想法吗!另外——我其实挺想这么做,你看,每次阿鸢知道都会去了解我想要的是哪个角色然后去买…”
“好了,你给我闭嘴。”这事我知道,他说的是他女朋友出反串原督世cos的事情,月下复生十蛇神纹章装饰的暗色朱红战裙的确有够震撼,尤其是她从高中跑来的时候。
听说那会不少人从外校赶来用手机拍照留念…
“好的好的,我不说了。”
我知道沈悦怕什么,他怕我告诉他怎么得到他想要的角色。
这家伙天生运气好,当时和他分一个宿舍的时候他要请吃饭都是拿着十块钱去福彩店里刮卡再去的,结账之后把剩下的现金给我让我给他转账准备氪金的。
回应有 16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01:45:23 ID:mGrIN5r (PO主) [举报] No.17666749 管理
( ・_ゝ・)要不要再缺德一点…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01:47:06 ID:sUZmtJe [举报] No.17666758 管理
能不每句之间空行啊⊂彡☆))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02:00:22 ID:uUhQ5r0 [举报] No.17666856 管理
gkd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07:41:15 ID:mGrIN5r (PO主) [举报] No.17667947 管理
>>No.17666758
空行?你指啥?手机不太方便( ・_ゝ・)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7:41:14 ID:mGrIN5r (PO主) [举报] No.17684254 管理
有事,今晚再更( ・_ゝ・)

无标题 无名氏 2018-09-06(四)08:14:52 ID:Ig7nipt [举报] [订阅] No.14975361 [回应] 管理
跑团主持人的常见妄想

比如那个唯一追自己的冷清团一直到最后、对超复杂超枯燥世界观理解的清清楚楚、参与感十足且话唠的玩家——其实是低一学年的白丝JK高冷娘。

嘛,因为事实上不可能所以这只是一个妄想的小咕事。没人就咕。
回应有 225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7(三)18:40:24 ID:Ig7nipt (PO主) [举报] No.17644033 管理
>>No.17643585
在周五(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11:35:04 ID:C4c2JPu [举报] No.17671037 管理
>>No.17644033
周五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19:04:06 ID:4211XFa [举报] No.17677566 管理
周五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7:05:36 ID:C4c2JPu [举报] No.17684125 管理
周六了( ・_ゝ・)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7:06:12 ID:4211XFa [举报] No.17684128 管理
周六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8(四)10:28:02 ID:ZSmPdoK [举报] [订阅] No.17653255 [回应] 管理
关于天下第一剑客教出来的面瘫徒弟二三事( ´_ゝ`)
 
回应有 69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17:17:13 ID:iQBMFM9 [举报] No.17676011 管理
最恶之串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17:32:41 ID:ZSmPdoK (PO主) [举报] No.17676241 管理
>>No.17676011
( ´_ゝ`)旦 喝茶,喝茶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17:41:09 ID:QCmWBo2 [举报] No.17676396 管理
gkd( `д´)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18:11:30 ID:iVxOxq4 [举报] No.17676823 管理
nmd,bga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6:17:42 ID:C4c2JPu [举报] No.17684015 管理
(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7(三)11:28:46 ID:voh2tY6 [举报] [订阅] No.17637399 [回应] 管理
《转型偶像失败的前MMA女子格斗家的我想盲目的袭击街上的中学女生》

老实说,已经到达极限了。

最近也发觉了自己的不正常,在街上走的时候看到迎面而来的路人,会不自觉的撞过去。

交错而过的时候会故意用挑衅的目光看着他们。

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简直就像是青春期充满荷尔蒙却得不到发泄渠道的中学男生。

特别是看到年轻漂亮的女生就会产生冲动这一点上。

是不是最近太闲了呢。

嘛,姑且作为一个待职的现役女子偶像来说,确实好像工作是少了一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某些原因,我现在正处于要减少曝光的阶段。

大概还在不久之前,我并不是现在这种生活状况,偶像什么的……老实说也没有想过会有关联,要说为什么的话,不久之前我还是站在不同的舞台上表演的角色。

确切的说,是在铁笼构建的斗兽场里,用双拳表演将对手撕碎的那种角色。

女子MMA联盟‘女帝’中,保持王座三年之久的格斗家。

林欣儿(艺名)。

就是我了。

不是我自夸,在女子MMA史上,我也是少有的天才型选手了吧。

正式开始接触MMA的时候,我才16岁,而第一次出道夺得选手权是在17岁的时候,之后的三年里,我赢下了几乎所有的比赛,连续三年都是‘女帝’年度总冠军。

嘛,看起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面对媒体的采访我也是说‘因为有汗水努力耕耘才能走到今天’这一类的话,但是实际上,我自己来说……一切都太容易了。

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努力。只是按时完成训练,将对手打到在地,这样按部就班的就获得了胜利。虽然有点失礼,但与其说我有多努力,不如说我的对手都不知道在做什么。

抱着这样的想法,渐渐的也开始觉得有些没意思了。

刚好那个时候,有经济公司的人来问我,有没有转型演艺圈的想法。

仔细考虑过以后,我告诉教练,我不想再打了,想要去当偶像明星。

‘最后打一场告别赛吧’

我记得,那还是我自己提出来的建议。

现在想来,那真是个让人后悔一辈子的决定,在那场比赛中,我遇到了一个人。

让我至今都对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充满了攻击的欲望。
回应有 14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08:56:47 ID:sUZmtJe [举报] No.17668649 管理
有范马勇次郎吗|∀`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10:41:38 ID:voh2tY6 (PO主) [举报] No.17670170 管理
嘛,姑且是认识到了自己不正常了这一点。

最近试着增加了出街的频率,不管怎么说,先试着增加和社会的接触,不至于一个人把事情越想越坏——虽然是这么想着,但是效果反而变得更加糟糕。

现在我看路上每一个人都不顺眼,特别是年轻漂亮的中学年纪女生,总是会不自主的把她们的脸替换成她的样子。

内心有压抑的暴力冲动。

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会对街上的女学生出手的吧。

嘛,也不是不清楚症结所在,铁笼里失去的东西,也只有铁笼里才能拿回来。

……可惜已经不是注册的选手了呢。

……

……

不,就算还是选手,恐怕和现在也差不了多少吧。

诚实的面对自己的话,果然那一天在拳台的记忆还是很可怕……虽然说似乎我还是对她那一天那张嫌恶的脸和‘很恶心’耿耿于怀,但是实际上。

我是害怕她吧……

啊~~~真是!不敢再次面对她,反而想随意的对路人发脾气。

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没出息的样子呢。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15:06:51 ID:voh2tY6 (PO主) [举报] No.17674447 管理
原本以为这种深居简出的生活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感觉最近总是发生一些让我意外的事情。

契机是出街时,在路上看到了一个很像“她”的人的时候。

虽然互相交错而过的那一刹那就确认过了,只是身形很像的一个人。

……

最近经常出现这种幻觉,把路人的女生看成是“她”什么的。

没什么好在意的。

这么想着,突然间注意到了,在那个“她”身边围着两、三个男生,脸上的表情都非常不自然的样子。

我稍微的站在了路边,看着他们的身影转过到一个小巷子中。

……

嘛,和我无关。

大白天的话,能发生什么事呢,街上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

……

哈……反正我很闲,去看看吧。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41:44 ID:E6F03JV [举报] No.17682459 管理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6:05:48 ID:iTCBUue [举报] No.17683999 管理
赞美po( TдT)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22:37 ID:j9pXjzl [举报] [订阅] No.17682160 [回应] 管理
要我说,我一个乡下JK怎么就穿越异世界成了勇者了呢?
我跟那个穿的像窑子里出来的自称女神的家伙说
“这活儿我真干不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那家伙看了眼手上的名单说。
“上面已经决定了,就由你来拯救异世界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29:34 ID:ETJBAJL [举报] No.17682284 管理
gkd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36:10 ID:bqhhy1a [举报] No.17682380 管理
乡下jk!我是你的破壁人!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45:04 ID:j9pXjzl (PO主) [举报] No.17682500 管理
穿越之前,这女人突然笑着问我要不要选一把神器带走。
这种好事身为OO主义接班人的我怎么能放过…不是,错过呢?
于是我果断的选了把武士刀。
为啥?这玩意帅啊!
你咋这么愣呢。
在被送去异世界之前,我看到那个窑子女神脸上不知道为啥漏出了奸笑。
————
“nm这玩意怎么这么沉呢?” 
“你选的可是「至尊勇者传说伤害宝石附加x6合金强化重力魔法附加陨石合金销量日式正宗匠心武士刀(中子星皮肤)哦,当然重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似乎听到了那个瘪犊子女神的声音。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55:32 ID:j9pXjzl (PO主) [举报] No.17682633 管理
我随地找了个坑把武士刀埋了起来。
我心思我能用这玩意放居合术。
那我这臂力手撕魔王不跟捏小鸡仔似的?
我还是曲线救国吧。
我随便找了个坐河边钓鱼的老大爷,问了下最近的城镇怎么走。
好不容易到了城门口,门口左右各站着俩兵爷,挎着大刀,门口的良民百姓正挨个排队等着进城呢。
我看了看这附近似乎没有勇者专用绿色窗口的样子,只得叹了口气乖乖跟在后面排队。
好不容易排到了门口,俩兵爷上来就朝我一伸手。
“啥呀?咋的了?怎么回事啊?”
“你进城证呢?” 
“进城证是啥…我没有啊?” 
“没有去旁边办理,带身份证和五个铜币,办证处周一到周五早九点到晚四点营业。” 
“不是,我是勇者,勇者也用办证?” 
俩兵爷打量了我一眼
“你就是「公主」你也的办进城证!”
“?你说谁公主呢?你ma才公主呢——唉爹!你别动刀啊!有话好好说别动手成不?”
“艹你个孙子你怎么还真动手砍人的!”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2:41:05 ID:5lYH3Id [举报] No.17683445 管理
gkd,gkd(=゚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20:02:27 ID:sUZmtJe [举报] [订阅] No.17678384 [回应] 管理
和青梅竹马的妈妈结婚#母女丼##假面骑士#
回应有 14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1:05:13 ID:sUZmtJe (PO主) [举报] No.17682744 管理
“诶?”五代的脸上一变,“是翔一吗,还是诚?”

“要是诚妈还能是不好的消息吗,是我的亲妈要来啊……”

“那妈妈问你,你是要我这个和你结婚的妈妈还是要那个生你的妈妈。”

“我全都要。”
“啊,疼疼疼疼——”没等我接着说,五代一把就拧起我的大腿。

“娶了妈妈却又想着别的女人了,该打!”五代嘟着嘴。

卖着不符合年纪的萌,可恶,妈妈怎么这么可爱。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1:13:44 ID:sUZmtJe (PO主) [举报] No.17682841 管理
“要不明天把小野寺接回来吧。”五代一定认为有小野寺在我妈翔一不会特别为难她。

“别别别,你还嫌不够乱吗。”是有够乱的,我的亲妈翔一,我的妻子,也是我女友的妈妈五代,我妻子的妈妈里克,三个妈聚首,我这个当儿子的怎么顶得住啊……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1:19:43 ID:sUZmtJe (PO主) [举报] No.17682889 管理
“妈,别担心了,到时候咱妈(里克)和我妈(翔一)都让我来应付就好了。”

里克和我本来就比较亲密,尽管和五代关系不好,但毕竟肯把女儿托付给我。

翔一是我的亲妈,虽然早早离开了我,但毕竟是亲儿子,不会太为难我。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1:22:44 ID:LLpb7Iz [举报] No.17682919 管理
・゚( ノд`゚)po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白天想着养肥再看结果就不见了,再看到你真好・゚( ノ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1:43:35 ID:sUZmtJe (PO主) [举报] No.17683091 管理
“呜,乖宝贝儿,妈妈嫁给你了你要保护好妈妈啊,别让你妈刁难我了~”五代抱着我的肩膀做出依赖状。

“好了啊妈,先去吃饭吧。”

“妈妈今早给你煎的牛排哦,结婚这几天宝宝辛苦啦,给你补补身子。”

唔,自打名正言顺的住在一起我确实辛苦了。

不过“哪有早点是吃牛排的啦啊妈?!”

可惜妻子妈妈的爱心早餐我吃得并不专心。

里克和翔一这才是第二次见面,上次两人以恋爱中男女家长的身份见了第一面,而且成了共识,五代不乖。

这次是以亲家身份相见,希望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为难五代了吧,当然我更要考虑的是两人一起刁难五代我该怎么办呢……

随意的现代奇幻 无名氏 2019-04-19(五)22:10:58 ID:CPJHI7J [举报] [订阅] No.17680215 [回应] 管理
失去这个世界上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东西,看着它破碎,融化,散落风中,是什么样的感觉?

宫宁听到一声惨烈得仿佛是被活剜了心脏的叫声,充满了说不出来的绝望与愤怒——
要到数十秒以后,他才能意识到那声音是从自己嘴里发出的;然后是剧烈到反而使人麻木的疼痛,一阵阵眼前挥不掉的黑暗,他往下坠落,身体重重地与水面相击,最后几根完好的骨头也断裂掉了,他被冰冷的水流包裹住身体,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残留在他记忆中最后的东西,只有一个轻柔得像羽毛一样的吻,然后是一个人非常温柔的声音。
“对不起。”那个人轻轻地说,“再见了。”

……

他唯一一次哭泣,是在那件事发生半年以后。
和火联结的奇怪教派烧掉了半条街,他抓住了那个首脑,把那家伙的头像鸡蛋壳一样拍碎在水泥地上。空气里弥漫着灼热的蒸汽,血腥味和硫磺的味道,血顺着他的胳膊往下流。宫宁坐在头破血流的尸体旁边,感到一阵疲倦。
一个名字,一个在他嘴边徘徊过无数次,被他刻意遗忘,有意忽略的名字,一瞬间绕过了他所有的防备,猝不及防地从舌尖溜了出来。有非常短暂的一时片刻,他丝毫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因为她本该一直在这里,他们从来都没有分离过,他们是一直在一起的。
“……夏月?”他说,“你有没有带水……”
这个房间空荡荡的,只有他说出的字句回响在烟雾与尸体中间。
然后忽然地,宫宁想起来了。
在他灵魂深处,曾经与某个人密不可分地连接在一起、如今却已断裂的部分,叫人发疯地疼起来了。在本来应该温暖,安定,充满明亮光线的那一端,剩下的只有死亡,和比死更深的冰冷与黑暗。曾经一直在他身边,会握住他手的那个人,确确实实已经死掉了,什么也没有给他留下。
他默不作声地把药水从衣兜里拿出来,它尝起来又冷又苦。宫宁喝光了它,然后察觉到一点咸味。他木然地摸了一下脸,用衣袖胡乱地擦了一下,站起身来,走开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22:12:10 ID:CPJHI7J (PO主) [举报] No.17680232 管理
“这次真的出大事了!”老杨严肃地说。
老杨芳龄四十有九,大概是常年工作的操劳和下属的叛逆磋磨了他,在这么一个“人生刚要真正开始”的时候,皱纹的发展与发际线的提高已经基本宣告结束。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在办公室沙发上四仰八叉地躺平的宫宁,痛心疾首地说:“年轻人,年轻人,唉……!”
“每次您都是这么说的。”宫宁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指出,“那三岁的小树苗走丢的时候您也这么说,结果呢?就是他们监守自盗,根本不需要我们出动。”
老杨吹胡子瞪眼:“……那是神木!小宫,怎么说话的!”
宫宁于是从善如流地闭上了嘴,拿起了手机,继续他消消乐二十万分的宏图伟业。老杨则在办公桌面前焦虑地来回踱步:“怎么搞的?怎么会有这么多蛇,这太异常了,以前的周期都是三年一度——”
宫宁把手指往上一划,十几个同色的方块辉煌灿烂地一起炸开:“蛇?”
“是。魔物天生对神树有趋向性这不假,但往年都是昆仑木叶落一度才会有大批量的魔物出生往树根走……这些蛇提早了一年半,太奇怪了,防范有失,值班的同志有不少受伤了。”
宫宁听完,觉得干瘪无味,点评道:“就是人弱,事还多。”
“你……你!唉,小李去帮忙治疗了,不求你帮别的,现在他们人手轮换不上,好歹你也领着工资,去帮忙站两天岗吧!”老杨愁苦地揪了揪后脑勺所剩无几的头发,“小纪也是,她是新来的,你多少也是前辈,帮着她点。”
“……帮着她点?”
宫宁懒洋洋地站起来,他生得尚算俊秀,但五官却长得有种得天独厚的冷漠,只要眼神往下一扫,嘴角一撇,就是个十足轻蔑的冷笑。
“她要是不想死得太快,就该知道,在这儿工作没人会帮着她。”
说完,他摁灭手机屏幕,把这玩意丢进口袋,将一个跳脚的老杨留在身后,慢悠悠地出去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22:25:02 ID:16POZ6O [举报] No.17680394 管理
才开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22:51:35 ID:CPJHI7J (PO主) [举报] No.17680791 管理
>>No.17680394
(`ε´ )我去洗个澡,回来再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05:05 ID:CPJHI7J (PO主) [举报] No.17681916 管理
纪代玉筋疲力尽地坐在地上,感觉自己这回真的要糟。

“小纪啊,这里有份替换班的工作,你去帮帮忙……”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谁会觉得要面对生○危机一样被围城的场景啊——!杨主任的说法也未免太有欺骗性了吧——!
她一边咬牙切齿地在内心抱怨,一边试图冻住手中那个据说被魔物接触就会炸开的“核”,然而稍一分神,耳边一道锐利的风声便忽的响起,半空中一道尾巴的影子飞快地向她抽来——
糟了,来不及回防!
纪代玉本能地抬起手,在胳膊上飞快地凝结起一层冰,试图抵抗一点即将遭受的冲击,然而蟒蛇的攻击没有收到,反倒是后颈传来一股巨力,一瞬之间,她就被抛到了空中……如果不是她反应得快,可能要丢脸地趴着落到地上。
靠,搞什么?!
尽管已经没有出声骂人的力气,纪代玉还是抬头往前看向那个把自己扔出去的王八蛋……果不其然,宫宁好整以暇地站在蛇堆里,简直是闲庭信步一般地走着——如果忽略他一只手拎着只大蛇的尸体,正以此为武器抽开袭来的一群群巨蛇的话。
此人甚至还有余力在挥着蛇尸的时候回头看她,并且一脸奇异道:“我看你长得也不像没吃饱饭,怎么还不动手干活?” 
纪代玉第两千次确定,自己和这个姓宫的所谓前辈,绝对他娘的不对盘。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28:58 ID:CPJHI7J (PO主) [举报] No.17682271 管理
天大地大,控制“核”最大。尽管内心有一万句对宫宁……前辈的不敬言辞,纪代玉还是悲愤地往手中灌注力量,并且在心里对自己发誓,总有一天要把这个讨人厌的货也冻成冰坨。

姑且不论宫宁的这条舌头会对周围的队友造成多大的精神伤害,他的参战对于蛇群来说造成的物理伤害可谓立杆见影,花了半小时把“核”彻底封冻之后,纪代玉就开始摸鱼——不是她想偷懒,宫宁的战斗看起来根本不需要他人插手,就算她想要支援,跟不上速度的话根本就是多余。那种单纯的力量简直像是压倒性的,他打蛇就像他玩消消乐,一扫就消失一片,涌出来的蛇的尸体本身都快堆成了山。
纪代玉坐着数秒,在一个半小时之后,再也没蛇出现了。宫宁一脸愉快的表情,仿佛一个变态杀人狂一般拎着破破烂烂的蛇尸走了过来。 
“它们大概是知道怕了,”他宣布,“我换个口子。你留这儿。” 
纪代玉颇有一种自己刚刚看了场毫不真实的低成本电影的感觉,茫然道:“啥?”
作为新加入的战斗组成员,她可能确实是少了点经验,但是魔物会因为同类的死亡而停滞吗??哈??? 她的基础训练课白上了???
宫宁看了她一眼,认为和这种一看就是脑袋里塞满了愚蠢念头的货色无法交流,便十分斯文地微笑道:“你要是继续在这里坐着不动,我就去拿条活蛇塞你怀里。”
纪代玉:“……” 
她感觉此人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念头(不如说,这个概念在宫宁的脑袋里真的存在吗?),可能还真的会弃“核”不顾,做得出这种无理取闹的行为,于是默默地爬起来站直了。
宫宁露出了“哦,会握手,真聪明”的表情,欣慰道:“晚上换班,争取一下,最好别死了,否则我要扣奖金的。”
纪代玉扭曲了脸上的肌肉,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谢谢宫前辈关心。”
宫宁和善地说:“这算什么?是前辈该做的。哦,你本月的奖金已经打给我了,作为支援费,不用谢。”
然后,这个欠揍的货就大笑着发动传送符走了,纪代玉站在原地,思考片刻,认为果然还是找机会把此人药死比较恰当。

无标题 无名氏 2018-10-22(一)00:51:00 ID:IOzddth [举报] [订阅] No.15379913 [回应] 管理
“我们分 手吧” “.... ...”
雨后秋意渐凉,夜晚的天空看不到星星,即使是情侣也不会选在这种深夜里出门。
凛一直走在自己前面沉默不语,我则静静地跟在后面。 大桥的路上还残留些许积水,逗留时间太长她可能会感冒,如果感冒我应该煮什么样的东西。脑子里还在考虑这些无关紧要事时凛停下了脚步。
 “... ...” “ 你没听到吗! 分手! 我说我们分手!!”
 凛快速走到我面前对着我怒吼道  
“抱歉 我刚刚似乎走神了 嗯... ...”我微笑着
凛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我进入了耳朵 分手的意愿也完整的传达到了我的脑子里,然而不知为何 我却并没有给予她世人所认知应有的反应。以至于凛用一种愤怒而绝望的眼神看着我。
 “我交新男朋友了”
 “嗯”
 “他是篮球部的部长 长得很帅 家庭背景不错 下周我要会他一起外出旅游”
“ ..嗯 注意安全“
“他很外向阳光 又有男人味 会送我很多东西 和他出去约会很开心 还会送我回家”
 “嗯”
 “床上活也很厉害 每次被他弄的乱七八糟”。 海风吹乱了她的金发 她在等待着他的回应  
“嗯 我明白了” 我轻轻对她低下了头 笑了笑 什么也不问 什么也没想
“这段时间 谢谢你”
 “啪!!!” 眼镜掉在了离自己很远的地方
“傻子!白痴 !迟钝 ! 木头!金针菇!”
 “ 哈哈 有些过分呐 ”我慢慢转过头
 凛哭了
用力咬着牙忍住 但泪水还是止不住从她脸上划过 我懵了 第一次感到 不知所措

 “你这个冷血动物 最差劲了 我最讨厌你了”

 凛将我披在她身上的大衣扔在地上 跑着消失在了桥的另一头 只剩我独自站在原地 很久 我捡起地上的大衣 还残留着凛的体温 好温暖 我摸着脸上被扇耳光的地方感觉不到疼 也有些暖和。 我将大衣叠好放在手里 慢慢的朝反方向走去。    
回应有 582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7(三)17:59:22 ID:IOzddth (PO主) [举报] No.17643334 管理
城春草木深 此肥随缘更   旦 (*´∀`)b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7(三)18:24:07 ID:HmHT8E8 [举报] No.17643772 管理
>>No.17643334
( `д´)不准随缘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7(三)22:28:46 ID:rgHNM32 [举报] No.17647441 管理
>>No.17643334
老子打翻你的红茶( `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01:06:32 ID:HmHT8E8 [举报] No.17666474 管理
(;´Д`)搞快点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15:26 ID:Ngc3QWg [举报] No.17682045 管理
gkd啊啊啊啊

无标题 无名氏 2018-12-26(三)15:54:31 ID:K6IMK4G [举报] [订阅] No.16145101 [回应] 管理
我叫游清岚,今年22岁。我是一个哥哥,我有一个小我一岁的妹妹。
跟其他的兄妹不一样,我们好像有点过分融洽……
总之故事还得从我高二的时候说起……
回应有 727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09:02:47 ID:OmUfgOD [举报] No.17668715 管理
gkdgkd(`ε´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09:03:32 ID:OmUfgOD [举报] No.17668727 管理
gkdgkd(`ε´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19(五)09:07:42 ID:D0NaNYy [举报] No.17668781 管理
Gkd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01:26 ID:VVX8ofT [举报] No.17681862 管理
我在秋哥所说的那格冷藏室里摸出一块光辉苏维埃时期的黄油,难怪阿安不知道有这块黄油。冷藏室里的雪厚得像西伯利亚永久冻土上的积雪,偌大个储存格只剩下数十厘米的空间。谁能想到自己店里竟然还藏着《冰●奇缘》的摄影棚呢?

切已经切不动了,我用刀背敲出几块碎黄油放入平底锅中,没过多久黄油就重新散发出来自斯大林年代的香气。鸡蛋下锅不断翻搅,在将近完全凝固之前倒出,用余热逼熟内部,又不会让鸡蛋变得太老。

锅是一口好锅,哪怕被放置了不知多少年岁依然油光水亮的,厚实的铸铁质地让热力缓慢而均匀地融化深藏在鸡蛋灵魂里沙俄的坚冰。晴澜也一直想要一口新的平底锅,要是她看到这个锅一定很高兴。

我将鸡蛋和火腿分成三碟放在吧台,招呼二人过来。

阿安打着哈哈笑道:“没想到咱酒吧还有生火做饭的一天啊,没想到清仔你还会做饭。”

“都是跟妹妹学的罢了,要是你们冰柜再多点东西,那就只有她能驾驭了。”

“小鬼,拿啤酒给我。”秋哥尝了一口鸡蛋,“……不,还是我自己来吧。”

说完,他走进吧台,从酒柜中挑出了一瓶清澈无色的酒。

“伏特加?大中午你喝那个干嘛?”

“就是突然想喝。”

“神经病……我要啤酒!让我尝尝清仔的手艺吧。”阿安说完舀起一勺鸡蛋。“等等——不用拿啤酒了,多给我一只杯子吧。”

原来不止我一个幻视到布尔什维克的光辉……

秋哥拿着三个杯子放在面前,我忙说:“别别别,我不喜欢喝酒,尤其洋酒。”

“啧,小鬼就是小鬼,根本不懂享受。”

“哈,看我给你露一手吧。”阿安拿过秋哥手里的酒瓶,从吧台摸出一只调酒杯,“我可是有资格认证的哦,把你身后橙色那瓶东西给我。”

调酒师在吧台外指挥我拿酒,我站在吧台内看着他操作,这个场面就像我被人踢馆了一样。

“好了。”橙红色的酒液缓缓流入玻璃杯中,末端的颜色越来越浅,最后变成了黄色,阿安的大手将半个柠檬挤爆,桌子湿了一片。“来,尝尝看!”

我真的很想拒绝,因为我不喜欢喝酒,也不喜欢一切苦的饮料,包括咖啡和浓茶,我连喝热可可都要加糖。但我感觉如果拒绝了,要么会被阿安勒死,要么会被秋哥用酒瓶敲死。于是我只好捏着鼻子喝了一口。但在我料想之外,口感还不错,可能是因为那个大力柠檬的酸味把酒精的苦味都掩盖住了,而且口中还有一股橙子的甜味,除了吞入喉咙后的灼热感,跟平时在超市里卖的调味果酒也没差太多——当然,我是指,不难喝。

三个男人趴在吧台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无厘头的话,最主要还是围绕我的校园生活来展开的,期间阿安又给我调了两杯不一样的鸡尾酒,当这顿不像样的午饭吃完的生活,伏特加的酒瓶也空了。

我本想来这里蹭他们的游戏主机,但现在三杯酒下肚,酒气随着饭气上头,我也盘踞了一张沙发,在酒精的作用下脸红心跳地睡去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4-20(六)00:13:15 ID:D0NaNYy [举报] No.17682020 管理
>>No.17681862
(つд⊂)

UP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