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新串


小说

•欢迎光临故事版,这里是文字描绘的缤纷世界!
•小说推荐、剧情讨论、原创小说、讲故事(无论是否虚构)均可在此发串。
•长篇连载允许,欢迎各路文豪。
•发在本版的都是故事,请勿较真,禁止侦探行为,认真你就输了。
•禁止一切涉黄涉政擦边球行为,禁止发布外链、Q群等站外高风险内容。

•为了保持版面清洁,版内长时间未更新(超过1个月PO主无回复)且小说PO没有更新意愿的鸽子串将会被SAGE(正常完结的小说不在此类范围),若有继续更新的打算可在No.37394304回复申请解除SAGE。
•本版发文间隔为15秒。

无标题无名氏No.26054108

2020-04-24(五)22:47:44 ID: 51nE9Xy 回应

我是勇者,是正义与善良的代言人!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回应有 148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3529561

2021-10-16(六)19:58:18 ID: PJbXcYA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537534

2021-10-16(六)23:44:17 ID: 51nE9Xy (PO主)

轻而易举地从达米安妮手中讨回了之前输给她的剑,连我要剑的目的都没有问。
怎么说呢,虽然早有预料,但握住剑柄的时候还是有些恍惚。
看着面前微笑不语的达米安妮,我再次确定了,我无法对达米安妮挥剑。
倒不如说,我愿意、乐于乃至希望站在她身前,为她而挥剑。
我贪恋这份美好,她只是对我释放所谓微不足道的善意便令我为之倾倒近乎堕落。
我想要为她做点什么,这正是我需要剑的原因。
——————
达米安妮的书房里有着与魔界那边通讯的工具。
趁着达米安妮接见某个大贵族,在一旁的女仆见怪不怪的眼神中,我进入了书房。
在女仆们眼里,我是什么样的形象呢?
吃白饭的小白脸?
又或者是达米安妮的宠物?
突然出现的奇怪家伙?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模仿着之前达米安妮的操作,启动了通讯工具。
时间很短,短地我甚至还没有产生后悔的情绪,那边的人就接通了通讯。
……
是奥蕾薇娅。
昔日驱逐魔族的传奇勇者,我曾经敬仰的初代勇者的真身,同时也是当代的魔族四天王之首,魔王近卫长。
见到是我而非达米安妮,奥蕾薇娅微微挑眉以示惊讶,却没有说什么。
我与这位勇者前辈就这样在沉默中对视。

如果这时候切断通讯的话或许还能停下来吧?如果我恳求她的话,这位曾经的勇者一定能理解并为我隐瞒的吧?
但是呢,在这一刻,达米安妮的身影先于【打倒魔王,拯救人类】的崇高使命之前,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于是我低下了头,将剑举过头顶,用言语否定并背叛了自己过往的人生——
“我愿为魔王大人效力。”

无标题无名氏No.43668899

2021-10-20(三)22:46:48 ID: Hm7SArF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69027

2021-10-20(三)22:50:48 ID: ZoZdiZO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379

2021-10-21(四)04:09:42 ID: ELBiZBR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320483

2021-10-10(日)12:33:25 ID: o2mSJ2e 回应

勇者浑身筛糠
面前是他数代之前的前辈,来自诺亚地区的传说双子剑士辛西娅·瓦尔顿与赫拉·瓦尔顿。但是如今双子剑士已经不是双子剑士了,如今站在面前的是个各取两者部分尸块缝合而成的怪物。
魔王在王座上笑着喝了一杯咖啡,用手绢优雅地擦擦嘴,这可是第五个死在我手下的勇者,而且还是两个人哦。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做第六个吗?
辛西娅与赫拉缝合成的存在目光呆滞,从背后抽出了这几年来染上无数鲜血、屠戮无数生灵还让王国十大圣骑士之半数都陨落其下的魔剑——魔心,那是辛西娅的佩剑圣心与赫拉的佩剑战心被碾碎融合重铸而成的武器。魔剑士瓦尔顿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告诉了勇者,挑战她或她们是不可能的,失败,死亡,已经成为定数。
勇者低下头,露出了悲凄的笑容,他还有最后的筹码。

回应有 43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3574194

2021-10-18(一)04:15:18 ID: JRgzk2M

好popo还在吗| ω・´)

无标题无名氏No.43590178

2021-10-18(一)17:03:24 ID: o2mSJ2e (PO主)

三个坑,实在是顾不过来了( `д´)

无标题无名氏No.43616890

2021-10-19(二)13:04:50 ID: JRgzk2M

>>No.43590178
加油!慢慢来!不用急!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222

2021-10-21(四)03:22:07 ID: GeT8s9Q

收藏了慢慢等,没事儿就来瞅一瞅(=゚ω゚)=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350

2021-10-21(四)03:59:37 ID: rzvMsD2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06143

2021-10-19(二)01:51:04 ID: IfltaEN 回应

史莱姆和食人花也能成为异世界的boss吗

''你为什么还要这个样子。''食人花摇摇叶子仿佛在品味面前这个银色发丝低头泡茶的少年一般。他现在是完全的原本形态放松的攀附在椅子上,一枝有点漂亮的大花。

史莱姆形容他为''有几分姿色的植物。'',根系随意的插入椅子。虽然插入这个词不是很准确,不过对于什么东西都能深入其中然后附着的根系来说,确实没有更合适的词来形容了。

''你要我变成一滩不可名状之物泡茶?''少年皱着眉抬眸蹬了他一眼。''那怪恶心的,来个猫耳女仆。''食人花把叶子覆盖在花上表示反胃。

少年把第一泡倒在食人花的根上,''超,你烫死我得了!''

回应有 3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3629208

2021-10-19(二)19:42:43 ID: IfltaEN (PO主)

突然通知写论文 肥咕一下(虽然也没人看就是了(;´Д`)(;´Д`)(;´Д`)(;´Д`)(;´Д`)

无标题无名氏No.43639493

2021-10-20(三)01:20:44 ID: xm4rxBM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0247

2021-10-20(三)23:21:18 ID: IfltaEN (PO主)

用一小把零碎的铜币买到了车票,拎着破破烂烂的行李箱史莱姆踉踉跄跄往前走。周围的目光或多或少都在打量他。怎么可能不看!他现在可是堂堂叠了十几页设定buff的白毛长发金眸的娇弱伪娘人妻精灵!

最后还是妥协了列车剧本的史莱姆费力的摇摇晃晃拎着箱子,暗暗握拳打算回头胖揍一顿食人花直接晒干泡花茶。罪魁祸首则在一旁拖着大行李箱,扭头对自己的''妻子''露出担心又温柔的神情。他放下大行李箱让妻子倚靠在上面休息,接过人手中的箱子轻揉妻子被勒红的白皙小手,凑的很近,两人仿佛在说什么温存的情语。引起周围包含一些色情含义的猥琐笑容。

食人花悄悄品尝了一下空气中邪恶的念头,太对了大家伙,就是这个味儿。摩多摩多。

''透,我根本搬不动东西。''史莱姆虽然也对周围冒出来的猥琐表示满意,但他实在走不动了浑身痛的好像散架一样,咬牙切齿的对食人花小声口吐芬芳。根据食人花的剧本拟态出来的小精灵过于的纤细娇弱迎风欲倒,史莱姆只觉得自己弱的一闭眼就要寄过去了,气的在长布裙下伸腿去踹食人花,''还搁那吃呢!马上改剧本,我现在就惨死路上你给我哭丧算了。''

硬挨一脚的食人花属实是不敢吱声也不敢吃了。虽然挺xp集合但是好像确实很难移动到候车站了。拟态出来的身体纤弱,惹人怜爱但是几乎支撑不住。


而骚乱是一瞬间发生的,从前面候车站往外喷出了人。是逃跑的人和裹挟着他们喷涌而出的黑色泥浆。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0403

2021-10-20(三)23:25:01 ID: IfltaEN (PO主)

>>No.43639493
居然有人看(;´Д`)大感动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301

2021-10-21(四)03:45:32 ID: ELBiZBR


无标题无名氏No.42425064

2021-09-14(二)18:19:01 ID: 3aVJlxV 回应

完事之后,某少女麻溜地穿好衣服,冷漠地说:别想我对你负责。
我:( ゚∀。)7
现在就是很委屈。

回应有 370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3632117

2021-10-19(二)21:13:16 ID: 9H9HvfF

>>No.43473665
明明糖就不会这样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_ゝ・)

无标题无名氏No.43635323

2021-10-19(二)22:55:05 ID: EDFI8pf

该来糖了!糖来!

无标题无名氏No.43642682

2021-10-20(三)08:52:47 ID: qQWI0dG

哦嗨哟(*´∀`)
——————————
popo,我好喜欢你的文啊。mua。为了你,我要催更更!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0639

2021-10-20(三)23:30:22 ID: qQWI0dG

戒断了,在小x身上爬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285

2021-10-21(四)03:41:13 ID: iqowXvk

戒断了,在小x身上爬


无标题无名氏No.43606212

2021-10-19(二)01:56:54 ID: MriIgra 回应

1.

当我以半透明的形态出现在男主面前时,他冲着我微微一笑:“你终于来了,我的系统。”

我呵呵两声:“不是系统,是你爹。”

男主:?

回应有 28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3668099

2021-10-20(三)22:26:06 ID: CLEdGMr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68155

2021-10-20(三)22:27:15 ID: U8vLXEC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68378

2021-10-20(三)22:32:52 ID: 1o36RQQ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1200

2021-10-20(三)23:43:59 ID: oLEghGr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250

2021-10-21(四)03:31:02 ID: ELBiZBR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30808188

2020-09-30(三)00:35:53 ID: 4XinILB 回应

帝国历987年 我在街头碰上了一个卖身的孩子

银发,碧瞳,说实话很戳东国人的XP就是了,不过个头还没我小腿高的孩子,说实话很难对她有什么想法。

“求求您了,买下我吧……”

衣衫褴褛的她扯着我的风衣,有气无力的叫喊着。

这条街上,有不少孩子看得出来都是美人坯子,只可惜战争刚刚结束,不少人根本就没钱去买下她们。

即便她们是贱卖甚至是倒贴

“为什么找我呢,你看旁边的大姐姐,是不是一看就是个有钱人?”


我笑了笑,揉着这孩子的脑袋,打开水壶的盖子就将其递给了她。

那沾染着煤灰的小脸没什么精神,她看着我身后的那位同僚,弱弱的向我身边缩了缩,没有说话。

嘛……虽然我也是好不容易才退回来,领了个教官的名头在城内混着,一个人的生活起居倒没什么问题。

“初星,干什么呢?”

同僚忙完了她的事情便走了过来,看着抓着我风衣的孩子,似乎有些困惑。

“没事……这样吧,我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这盒火柴你收好,卖掉了起码也够你花一个月的。”

我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盒战时剩下的火柴,放到了她的手中

回应有 3905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3669794

2021-10-20(三)23:10:41 ID: G7M5gf7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3946

2021-10-21(四)01:16:05 ID: D3rZ6Bt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4185

2021-10-21(四)01:28:15 ID: y7jbfeG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4347

2021-10-21(四)01:39:55 ID: VBP4CtZ

>>No.43669411
耶!复活了!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246

2021-10-21(四)03:29:41 ID: Gn7o404

gkd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2866110

2021-09-27(一)10:36:28 ID: ewNb2hI 回应

如你们所见,我是勇者。
其实我并不想当勇者,只是在临死之前被女神给瞬移走了。
现在坐在我面前的就是这个世界的女神,她正在喋喋不休地讲着勇者和魔王的事情。
我只能坐在这里默默地听她扯淡。
少年临死前被女神召唤,成为拯救世界的勇者。
听起来好像是传统的那种英雄故事。
但是女神不知道,她救下我之前,我是自杀。( ´_ゝ`)
*已完结*

回应有 283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3651630

2021-10-20(三)13:52:10 ID: ikq1947

>>No.43641732

无标题无名氏No.43655704

2021-10-20(三)16:26:12 ID: EaUS8Co

(ノ゚∀゚)ノ完结撒花,PO可以到这串申请完结标识了>>No.34172703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1127

2021-10-20(三)23:41:58 ID: ewNb2hI (PO主)

已经申请完结成功啦(`・ω・)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1581

2021-10-20(三)23:54:26 ID: LhRLlZ6

好康好康好康好康!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235

2021-10-21(四)03:25:54 ID: ELBiZBR

完结撒花!


无标题无名氏No.36595425

2021-04-08(四)11:29:29 ID: gHdXGdZ 回应

“……”我看着屋里不速之客,有些僵硬地将手里甩成螺旋桨的浴巾裹回胯下。

“这是你们东方风俗习惯的一部分吗?”她饶有兴致地盯着我的浴巾看,红瞳里面划过一丝戏谑。

“额,并不,算是个人爱好,也算不算爱好吧。总之能让我先穿个衣服吗?”提前打开的窗任由风进进出出,无情地让我的胯下和羞耻心一阵发凉。

她做了个请的手势,脸上笑意更甚,眼神依旧停留在浴巾上。

我有些恼羞成怒,但想到她之前装成楚楚可怜如今悄无声息潜入屋子的情况,我决定暂且先原谅她。

“《日后算账》,快进到三十年河东。”我心里盘算现状顺手换上衣服。

“还挺大的。”她交换了一下交叉的双腿,慵懒地伸了一下腰。

我绷住了笑容,不留痕迹地暼了一眼腿:“那当然啦。”

她轻声一笑,言语掩盖不住笑意:“我是说你的胆子。”

“?”我顿时没了兴致,没擦干又没自然风干的头发让我有点烦。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摇头,头发上的水滴被甩落。于是我摇的更起劲了,像一条刚从水里爬起来的狗。

回应有 1342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3642970

2021-10-20(三)09:02:57 ID: mQDNfFy

好!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58640

2021-10-20(三)18:05:46 ID: hhbMFFp

( ̄︶ ̄)可悲的叛徒

无标题无名氏No.43665571

2021-10-20(三)21:21:31 ID: fxdlDzn

帅的呀| ω・´)

无标题无名氏No.43665853

2021-10-20(三)21:29:53 ID: jrHaA5r

>>No.36595425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230

2021-10-21(四)03:23:19 ID: GeT8s9Q

每天凌晨我都来蹲更新的ᕕ( ᐛ )ᕗ


无标题无名氏No.43608319

2021-10-19(二)07:45:11 ID: CWd28dl 回应

关于我买下了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大 法 师当 奴 隶这件事,绝赞好评进行中

回应有 63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4582

2021-10-21(四)01:59:56 ID: CWd28dl (PO主)

这个事情其实并非我的本意,不过要是回忆起这件事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就结果而言,我现在可以自由进出金门都了,这也是我现在能躺在这条画舫里的原因。
不过我的一切则完全都归属给了眼前这个少年。
这是我这个计划的变数。
本来我是打算出城之后就立刻用魔法撕毁契约,补偿他一些财物,然后再自己想办法解决自己身上的『禁锢-诅咒』。
“诶?!契约,不能强行解除?”
我大脑一片空白,有些呆滞,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说什么,只是傻傻地站在原地。
在听到他说拒绝解除奴隶契约后,一股绝望更是冲进了我的脑内。
我的魔术师生涯,要毁了吗?要变成奴隶了?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我还想继续周游世界,我还要去清源找爸妈,还要找师兄和师姐,这些事情都做不了了吗?
接下来的话我已经听不下去了,不过好在他似乎对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似乎只要我帮他完成几个愿望他就能给我自由,看起来他也不是个坏人嘛。
随后,我就对刚才自己的判断后悔了起来。
“那,你就先把自己变成个猫娘吧!”
“诶?”
我愣了一下,随后感觉头顶痒痒的,本来扎成马尾的头发散了几缕,听力瞬间增强了不少,而且,我的我的裤子里面似乎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挤在了一起。
我急忙伸手摸了一下那个毛茸茸的东西。
是一条尾巴,一条白色的,有我半个身体长的,猫尾巴。
我真的变成猫娘了。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117

2021-10-21(四)03:00:20 ID: CWd28dl (PO主)

“金门都!金门都!”
金门湖上,渔歌回荡。
我坐在画舫内,看着坐在我对面的杨翳问道:
“所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我看着他,他看着窗外,窗外泛着金色的夕阳又重新射在我的脸上。
“嗯,我什么都记不住了,我只记得脑中有个声音告诉我,我叫做杨翳,还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还有……护臂。”
他紧皱着眉头,脸上似乎有些痛苦。
“那你的使命?”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他似乎嘴里念叨着什么。
随后,一股魔力的激昂流遍了我的全身。
“使命使命使命使命使命使命使命使命使命使命使命使命”
“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护臂”
“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
他突然低着头紧紧地抱着自己,像是得了癔症一般,嘴里突然念叨着什么。
随之而来,他的周身冒出了无数庞大的,焦油一样的黑色影子,这些影子从他的身体中不断涌了出来,蔓延到整个船舱之中。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168

2021-10-21(四)03:08:02 ID: CWd28dl (PO主)

很快,船舱的木质地板上就已经布满了黑色的粘稠的焦油的影子。
这些影子咕嘟咕嘟地冒着可怖的气泡。
“这是……什么啊……杨翳,这…………这就是……影负术……吗?”
我看着面前这一大片像是沼泽一样的黑色泥潭,声音有些不自觉的颤抖。
我上一次见到这个术式是在哪里?是师兄那边吗?可是,这个黑色影子的量。
黑色的粘稠物质越来越多,很快就淹没过了我的脚踝。
“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影负”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不知何时,周围有无数个人形从黑色的沼泽中站了起来,每个人形都和杨翳有着一样的身形,嘴里冒着相同的声音念叨着不同的话语。
“蛇藤护臂。”“金女。”“影负。”“颂。”“琼楠大墓。”“使命。”
每个黑影的右臂上都戴着一件泛着铜红色的护臂。
随着影子的活动,铜红色的护臂逐渐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169

2021-10-21(四)03:08:17 ID: CWd28dl (PO主)

(=゚ω゚)=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208

2021-10-21(四)03:18:04 ID: lltOGJl

好看诶( ゚∀゚)!


无标题无名氏No.39222496

2021-06-19(六)16:38:47 ID: EL5yA4k 回应

安镇司听了我的话,很是惊奇:“可是,在你那个时候,谁来当皇帝呢?”

我告诉他没有这个职位……世界上还有皇帝,但不是我们这儿,我们的人民群众才是主体。

安镇司说:“那不可能,难道人人都能看懂官府文书吗?难道人人都能像皇帝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

我叹了口气,继续解释:“只要不是不识字和瞎子,都能看懂官方公告,我们那儿不叫官府文书。”

“嘁,瞎子没几个,不识字的到处都是。”

巧了,不识字的还真没几个,义务教育已经普及了。

安镇司张大嘴巴:“什么叫义务教育?”

回应有 1980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43664968

2021-10-20(三)21:03:05 ID: EL5yA4k (PO主)

李亭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学会烧开水。

这是一件看上去极为容易的事情,在现世只需要三步:把水壶灌水,然后放在灶上或者插上电插头,等水烧开提起来就好了。

李亭面临的第一个难题是生火,在古奇时他跟姜岳住隔壁,不需要煮饭烧水,什么都有人安排得妥当,但在金陵,只有一两个照顾人的婶婶,忙不过来,这生火的方法他还是跟霞学来的。

在现世,观察一个屋子是否住人,可以看看天然气开关有没有打开,在这里也一样,除非主人全家出远门,否则炉膛里的火星是不会熄灭的,要是哪户人家冷锅冷灶,不是买不起柴就是断了炊,日子是很难熬的。

李亭最开始不会用火刀,说起点火工具,脑子里想起的是火柴打火机和酒精灯,他尝试过制作火柴,差点没把自己毒死,可以用来盛装磷的器皿都贵得要命,韩渥给他专门做了一个有小凹槽的,结果李亭压根付不起成本价,东西被别的有钱人买下来当玩具了。

但人之所以为人,在于不断从错误中学习与继承经验。

火刀是用来取火的,拇指大的艾绒紧贴在火石片上,要用手指捏住,另一只手用火刀钝刃擦击火石边缘,飞溅的火花把艾绒点燃,再将冒烟的艾绒包在干细茅草中受风生焰,丢进细柴火堆里才行。

火折子方便且贵,大多数是一次性的,在民间火刀和火石更常用,李亭并不高明,在无数次差点把手指点着的疼痛记忆中学会了取巧,把火刀改造成了圆筒形,只要加一点磺石,使用时像点打火机一样摁几下就行。

柳温肃然起敬:“那快把你改造的火刀拿出来吧,不过既然这么方便,为什么不多做一点?”

“这玩意不稳定,容易炸,而且大半个月才能出一个成品,做不到量产。”

李亭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筒,遗憾道:“我每回点它都会炸,但是霞运气好,次次都不炸,你要不要试一试?”

无标题无名氏No.43666533

2021-10-20(三)21:47:35 ID: suQiYqX

更啦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1286

2021-10-20(三)23:46:17 ID: wYTbV1b

再给柳温炸个一脸黑,估计下半辈子都绕着亭亭走(`ヮ´ )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2634

2021-10-21(四)00:25:54 ID: FHZQhZD

゚∀゚)σ F5

无标题无名氏No.43675127

2021-10-21(四)03:01:35 ID: MwlbDt9

炸!